第二章
雅有著愛著他的父母。儘管父親是後來媽媽再嫁的,他卻不會排斥,
因為他從那裏得到在生父那邊不曾感受過的愛。

繼父的名字叫修司,後藤修司,亞從媽媽嫁給他後就想,他一定要一輩子記得這個名字,
是這個人,救了他和媽媽;是這個人,讓他了解到什麼是幸福。

媽媽正式嫁給他之後,他帶來了一位男孩。
男孩大了自己五歲,而雅當時便才九歲。

男孩叫做龍也,後藤龍也。媽媽再嫁後,雅也跟著改姓叫後藤雅。
龍也跟繼父都疼愛他,媽媽也是,
從小雅對媽媽的印象就是:溫柔又堅強。

在那之後雅每天都過得幸福快樂,龍也會每天送雅上下學,
放學後兩人就一起到公園玩耍,或直接回家,然後媽媽會待在餐桌旁對他們微笑,

等他們回家再三人一起吃晚餐。爸爸通常較晚回家,有時回家還會帶宵夜給母子三人吃。

修司對亞溫柔,也拯救了雅跟麻美,雅覺得自己實在太過幸福,
日子平和到令他不敢相信這是自己正在過的生活,因此他打從心裏感激修司。

有時雅幾乎要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孩子,至少在媽媽去世前他還這麼想的。

雅只知道,媽媽會和生父離婚,全是因為自己。
麻美在生下雅後,家裡經濟狀況每況愈下,加上家裡的支出增多不少,
於是雅的生父開始會喝酒、抽菸,脾氣愈來愈暴躁,

從雅生下後,生父就沒再給麻美和雅好臉色看,

他不時對雅怒吼:
「為什麼要生下你!?」、「為什麼你害的我壓力這麼大!?」、「就是因為你!才會害的我他媽的弄丟了工作!」

生父恨雅,恨他帶來了不幸,他將一切壓力與憤怒轉換為拳頭和怒罵發洩在雅身上,

雅當然不會明白自己為何遭受責罵,
他僅在生父的辱罵下明白到了一點:自己是一切不幸的源頭。

而媽媽時常因為保護他,而被爸爸毆打,一直到後來傷重住院,最後媽媽和爸爸離婚,

雅不明白為什麼,他只知道會導致這樣的後果全是因為他的出世。

後來媽媽再婚,雅才了解到何謂別人口中的「幸福」,
原來像他這樣的壞孩子,也有資格被疼愛,
原來幸福比憧憬中的模樣還要更美好、美好到他幾乎要忘記過去的日子有多痛苦。

然後,雅又明白到,他始終還是個充滿罪惡、帶來不幸的源頭。

那天,若不是他要求媽媽帶著他到公司找爸爸,也不會發生那場悲劇。

麻美一直都知道、甚至是比任何人都還要了解,這個孩子比同年齡都還要來的乖巧、卻也更辛苦,
而雅在過去的日子裏卻從來沒有抱怨過任何,
不論遭受生父的言語、身體上的暴力、
還是被鄰居、同學指指點點,

他卻從來不吭一聲,這個孩子承受的實在太多。

雅很少撒嬌,儘管年紀小,他卻還是默默的,不願給麻美帶來任何麻煩,

所以當她膽怯的低下頭,小聲地問:「能不能去找爸爸?」

麻美當然是毫不猶豫的答應,她希望這個孩子能更依賴她、能夠說出自己想要什麼,
只要她可以,她都會盡力去給予,好來彌補這個總是獨自忍受痛苦與挫折的孩子。

而當麻美牽著雅的手過馬路時,卻不慎碰上加速轉彎的轎車,
她為了保護雅而將雅推到人行道,
雅一個踉蹌便摔倒,等到他抬起頭,看見的是媽媽一動也不動的身體,
沾染著大量紅色液體、手腳都彎曲的極不自然,

雅只能愣愣的看著眼前不像是媽媽的媽媽、一動也不動的媽媽。


在醫院,修司匆忙的衝進加護病房,他無視了在一旁哭泣的雅,
一直到龍也來到醫院,才緊緊的將哭泣的雅抱住。

隔天,後藤麻美宣布死亡,修司絕望的痛哭。

從此,他把妻子的死怪罪到雅身上,不管他還記不記得,雅曾經受過生父的暴力,那對他已一點都不重要,

因為他恨眼前的這個孩子,是雅把平靜的生活給破壞、是雅讓帶給了麻美不幸。

從最開始對雅的漠視、到後來轉變為暴力,他總是憤怒的踹著雅、憤怒的握拳揍他。


雅又變回了以前那個自卑又陰鬱的孩子,修司的影子和生父重疊,
他太困惑,修司不就是當初拯救他和媽媽的人嗎?為何他變得和生父一樣?為何他不再溫柔?

雅的心中充滿疑問,答案他卻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他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媽媽,

果然幸福還是不該降臨到自己身上是嗎?
他只會破壞一切,是個壞孩子啊!

而龍也已滿十八,保護雅的角色變為哥哥。
雅仍是不吭一聲,

他只是恨、跟生父和修司一樣恨自己、恨自己害死了溫柔善良的媽媽、恨自己讓龍也溫柔的爸爸變了一個人。

在這樣宛如地獄的生活,只有龍也,只有龍也是全心全意的照顧著雅、仍是對他溫柔,
只有龍也還愛著他這個一再帶來災難的孩子。

好幾次雅絕望的站在公寓頂樓,他想抹滅掉自己這個如同瘟神般的存在,
他多希望自己的死能為一切悲劇做點償還,當作一個終點,

但老是被龍也阻止,龍也從此誓死都要保護雅,
這個年紀僅僅十三歲的孩子,竟是如此的不認同自己的存在,

他想讓他知道這個世界還是有人在乎他,他要盡全力去愛著雅、愛著眼前這個眼神充滿這個迷惘和悲傷的少年。

於是龍也要雅跟自己做個約定。
他在聖誕夜時緊握著雅的手,

要雅答應自己,不管未來發生了任何事,遭受任何痛苦,雅都絕對不能再有尋死的念頭,
因為當雅遇到了任何事,龍也會是第一個保護他、願意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人。

雅不安的點點頭,他信任龍也,也愛龍也,僅是十三歲的他,當然不會分辨所謂親情的愛和愛情的愛,
他只要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一輩子都只有對龍也是絕對的忠誠。

[2010/12/01 19:44] | Borderline | 引用:(0) | 留言:(2) | page top↑
<<第三章 | 主頁 | 第一章>>
留言:
該怎麼說呢?
惡運總是喜歡接二連三的到來
雅好比就像是兩次失敗婚姻下的祭品
當遭遇困難的人們無法度過這場失落與哀傷時,就將它怪罪於詛咒

為什麼?為什麼每個人所受到的傷痛都一樣,卻總有人被凌虐的更狼狽呢?
雅,無法想像你的靈魂還能承受多大的挫折、多悲慘的哀痛
你總是那樣默默無聲的
承擔這一切荒謬
[2011/01/24 18:38] URL | 楔 #-[ 編輯] | page top↑
很難想像這種痛苦吧
他會贓默而認定這是他該承受的
是因為已經習慣傷害了
[2011/01/26 21:43] URL | たか #-[ 編輯] | page top↑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ina5859.blog127.fc2.com/tb.php/99-411e837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