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在龍也調整上班的隔天,雅回到家看見了餐桌上的紙條,
他熟練地將冷掉的便當拿去微波爐微波,

顯得有些從容、他拿起學校的講義坐在沙發上閱讀。

修司突然間的開了門,他看起來似乎心情很好,

雅不安,他聽見了微波爐計時完畢的聲響,快步的走向廚房將便當取出,
正要走入房間時卻被修司攔個正著。

「這麼急做什麼?」

修司毫不遮掩的摸了雅的屁股一把,然後就逕自走回客廳沙發坐著,
雅紅了耳根,一股莫名的厭惡感使他僵直在原地好一陣子 。

「幫我拿酒」

語氣沉穩許多,修司直盯著雅看,雅只好放下手中的便當,
他躊躇著腳步,走向冰箱拿出一罐650cc啤酒,

緩慢的走向客廳並遞給修司,而修司只是凝視著他,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是愉悅抑或憤怒,

他拉著雅的手臂,示意要他坐到自己身旁。


好一會兒他們都沒有開口,空氣中凝結著沉默,修司自顧自的喝起酒來,
雅想離開回到房間,卻不敢開口,

因為修司的表情陰沉而看不透思緒。


過不久,傳來電鈴聲,修司的心情似乎又變回愉悅,他從容地起身並走到玄關開門,

雅心想,或許這正是離開的好時機,他小心翼翼的起身並準備回房間,卻還是被修司攔下。


「我有叫你回去嗎?」


修司的口氣算不上憤怒,但話一出雅幾乎是僵直了身子,他乖順的坐回原位。

修司迎接了一些朋友,算一算人數有四個人,那些人大部分看上去與修司年齡相仿,

其中一個最為年輕的是看來似乎才二十出頭的青年、整頭紅髮,
他們個個染髮又刺青,看來不是什麼太正經的人。


雅很害怕,他不知道修司究竟想做什麼。

尤其當那些人訕笑地望向他,直盯著他的臉蛋和身體看,雅幾乎要止住呼吸──!


「這就是你兒子啊?」

其中一名留了滿臉鬍渣的高大男人開口,他不懷好意的打量雅。


「對,就是他」

修司露出微笑,他將顫抖的雅拉近自己懷裏。

「要怎麼搞隨你們,看你們是要將他吊起來玩,或是你們想灌他滿嘴屎尿都隨你們」

修司蠻不在乎的拍了拍雅白皙而漂亮的臉,雅瞪大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他用力的掙脫修司的懷抱,一起身就是往外跑,當然沒有那麼容易,
修司粗暴的將雅拉回客廳,將他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猛烈的一摔讓雅流出鼻血,修司又狠狠地揍了他幾拳,
雅無力爬起,只能抱著隱隱作痛的腹部蜷縮在地板上。

「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記得,臉不要去傷害到,我還得靠他這張臉過日子呢」

修司話一說完,其中一個滿頭金髮的流氓很自動的從口袋掏出一疊鈔票。

「這是我們說好的數目,需要點收嗎?」
金髮流氓開口。

「不用,因為他的屁股絕對會讓你們回味無窮,相信我,你們還會想來第二次」

修司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他將鈔票塞進口袋裡便走出家門,出門前還不忘將門鎖上,

他早料到今晚短時間內,龍也是不會回家了,在一段時間的觀察下,

他發現龍也下班的時間大多是日出過後了。
現在還不到六點。



也就是那些人可以操雅的屁股操一整晚。






時間是凌晨三點、距離日出還有約一個半小時。

一群男人在主臥室內抽著菸,觀賞著眼前的好戲。
雅以趴姿貼在冰冷的地板,他幾乎失去大部分的意識,低垂著眼、睫毛上沾染著汗水與精液,

若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那大概會很美麗。


紅髮青年抓著雅窄小的屁股不斷向前頂,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回了,雅的身上盡是鞭打的傷痕和瘀青,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蠟燭,金髮流氓很自動地湊上,替蠟燭點了火。

「呼...他兒子也太爽...」

紅髮青年興奮的拍打著雅的屁股,烙印上又紅又辣的手印,雅的臉貼在地板上,大汗淋漓的,
他茫然的無法轉移注意力,因為實在太痛,忘了是第幾回、被幹了幾次,

紅髮青年的陰莖是裡面最大的,

而他每次玩雅,總是會用些特殊的手法。

紅髮青年拿起燃燒中的蠟燭,火焰的光芒映在雅微睜的眼瞳中,他茫然的望著青年,
青年順勢將蠟油滴在雅背上,熾熱的蠟油不斷地滴、青年沒想過停止、同時不斷操著雅的屁股,

青年將菸捻熄在雅的腰際,仍是持續的幹著他。

直到他瀕臨射精時,才將蠟燭放一旁。
雅皺眉、卻無力反抗,他甚至沒有力氣哭泣,只能撐著。

「這傢伙根本是...他媽的...」

青年咬唇,他仍是高舉著手用力的拍打雅的屁股。
然後在下一秒,他激動地拔出陰莖,精液斷續的射在雅的背與頭髮上。

雅不知道這樣的虐待要持續到何時,實際上他沒什麼時間概念,身上佈滿的傷痕在加上火熱的蠟油,

疼痛感似乎都因此而麻痺了,他們就像在幹一具死屍、若不是雅還有體溫與心跳。


「我們幹這傢伙一晚要十萬,當然要操的他欲仙欲死,下一個換誰?」

鬍渣男踢了雅的屁股,雅一個重心不穩便倒在地上,他的臉色蒼白、身體微微抽蓄著。

「還來嗎?我看他幾乎要死了」

其中一個平頭男人開口,他將抽完的菸蒂捻熄在雅的手臂上,
雅顫了一下,手臂上留下燒傷的痕跡。


「當然啊,我們至少還有快一小時可以玩,反正自有辦法能讓他多些反應」


金髮男人走到雅身旁,他拾起不知何時扔在地上的皮鞭,然後打開放置在一旁的水瓶,
緩緩的將瓶蓋打開,然後淋在雅身上的傷口,

雅睜大眼,他甚至失禁了,溫熱的尿液從大腿內側淌出,

他開始哭喊,仍是虛弱而毫無抵抗力,鬍渣男架住雅的雙手,他拼命的掙扎,惡狠狠的瞪著鬍渣男。

「安分一點!」

鬍渣男硬狠狠的賞了雅一巴掌,雅放棄掙扎,只能不斷的哭泣。

「...原來你鹽水要用在這種地方」

紅髮青年冷冷的開口。


雅的身子不斷地顫抖,將整罐的鹽水都倒完後,金髮男人揮動著他的皮鞭,

皮鞭毫不留情的打在雅背上,他的背上又多出幾條紅印、有些甚至使皮肉綻開而滲出血,
雅失去理智的哭喊,他的身子不斷地顫抖。

「噢!果然看到他這樣就硬了」

金髮流氓興奮地將充血的陰莖在雅的臀辦磨蹭,花不了太久時間便將陰莖塞入,

他呻吟了幾聲,仍是繼續鞭打著雅,雅的括約肌不由自主地收緊又擴張、緊緊地包覆著金髮流氓的老二。


過了很久,雅幾乎是失去意識的狀態,他閉著雙眼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男人們在臨走前紛紛地踹他一腳抑或拍打他的屁股。

儘管意識恍惚,雅還是聽到了。


「我們還會再來的」

他覺得自己到達了真正的地獄。



龍也下班時已是早上六點半,他總是堅持將善後工作做到完整才下班,
像往常一樣,龍也騎著重型機車沐浴在有些微弱的陽光下,天空瀰漫著淡灰的烏雲。

他一直覺得今天總有哪些不對勁,說不上來的不舒適感,只覺得工作時總是渾身不自在,

他在想,或許是自己多心了?周遭的人、環境,任何事都沒改變,

希望是多心了。


龍也以從容的腳步來到家門前,那股不安感一直在心中蔓延,

在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時,鑰匙掉了。
他默默地拾起掉落的鑰匙,也許自己太過疲憊了,正準備開門時,發現家門沒鎖。

一瞬間那股壓抑在內心的不安與衝動爆發了,龍也衝進室內,
家裏大致上沒什麼變,多了幾分凌亂,桌上多了空酒罐和裝滿菸屁股的菸灰缸,

靠近廚房的餐桌上還放著完全沒動過的便當,那是他昨晚特地為雅準備的。

龍也衝進寢室,雅並不在床上,也並未在寢室內,照理說這個時間他應該要起來了。
又找遍了廚房、儲藏室、廁所,全都沒有雅的身影,

他踏著沉重的步伐在主臥室前停下,多希望不是想像中的那樣,他顫抖著手轉開門把,
眼前的景象讓他佇立在原地良久,怵目驚心而令人心碎,



他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從此,這個畫面會深深烙印在他心上、鐵烙般的血痕。

[2011/01/11 19:59] | Borderline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第六章 | 主頁 | 第四章>>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ina5859.blog127.fc2.com/tb.php/104-ec8a776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