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儘管龍也拼了命的想保護雅,修司仍然會在龍也不在的時候對雅施虐,
龍也畢竟還是得上課,而雅早在龍也上高中時就不再和龍也一起回家,

他的放學時間和雅的放學時間有出入,迫不得已,只好讓雅放學後一人走路回家,

會勉強允許這樣的結果也是因為修司的下班時間不固定,大部分是在他回到家過後,

龍也想,一點點也好,他想盡力去保護雅,
當他無意間瞥見雅身上的那些傷痕、除了舊痂外又多了新的傷口,他自責不已,並且心痛。


「拜託,再撐一下就好...」

龍也抱住雅瘦弱的身軀,他憤怒自己的無能,只希望能夠盡快畢業。


在龍也畢業典禮的那天,他簡直像瘋了般的愉快,卻沒有再升學的意願,
他願意捨棄掉推甄上大學的機會,就為了留在家裏盯緊修司,絕不會讓他在對雅造成傷害。

他當天開心的領了畢業證書,正準備回家時卻被班上同學攔住。

「班上想去唱歌慶祝,不一起去嗎?」

班上的中村突然攔住他。

「我想早點回家呢...」龍也為難的說道,他想見雅。

「但這是最後一次大家聚在一起了,有些人畢業後可能也不會再聯絡了,真的不考慮看看嗎?」

......龍也猶豫的拿出手機,他播了家裏的號碼,他從雅那邊得知了修司今天並不會這麼早回家。

「嗯...好阿,不過我不能待太晚」
「太好了」

龍也答應了,中村二話不說便將他拉走。


雅在掛上電話的那一刻就後悔。

他聽見了大門開啟的聲音,身體不自覺的開始顫抖,事實上除了後悔,他又多了幾分開心...和害怕,

他開心的是龍也終於畢業,他是發自內心為龍也感到高興,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太多時後會阻礙龍也,至少從龍也根本沒有交過女朋友來看就查覺得出來,
還有龍也從不在放學後到別的地方去,他會是班上第一個衝回家,只為了保護自己弟弟的人。

雅愧疚:是自己阻礙了龍也。


是自己一再的以某種不得已的形式在限制龍也的自由,他要龍也不要老擔心他卻都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結果當然是得到拒絕。

龍也的堅決讓雅很感動,同時也很自責。

修司一回到家便憤怒的將公事包往沙發摔,雅害怕極了,他躲回自己和龍也的房間,蜷縮成一團蹲在床旁,
只聽到修司怒吼了幾聲後,腳步聲往自己所待的房間靠近,

雅像一隻被繩索套牢的兔,只能惶恐不安地等待宰割...

修司用盡全力的將門踹開,他恨不得自己可以馬上毀了誰,

而那個唯一有條件讓他這麼做的只有一個人,毋庸質疑的是雅。

他跨著憤怒的腳步來到雅面前,雅幾乎是將頭低到不能再低,
他的雙手環抱住身子,除了顫抖還是顫抖、恐懼及脆弱表露無遺,

修司笑了,像隻真正的惡魔那樣對雅露出微笑,
對雅來說修司就是撒旦,是不可忤逆、不可直視的存在,
他只能任修司宰割,他用盡全力的顫抖,心裏再清楚不過自己將面臨的是如同暴風雪般的折磨,

因為這次修司比任何一次都還要生氣、還要暴怒,

雅害怕的落淚了。

修司粗暴的將雅纖細的手拉起,他毫不猶豫的往雅的腹部揍了好幾拳、並將他摔到床上,
然後繼續的對亞拳打腳踢,他兇狠的扯過雅的耳朵怒罵:

「你果然只會不斷地給我帶來不幸!都是因為你!害我弄丟了工作!」

雅除了哭泣還是只能哭泣,他感到身體的某些部位淌出溫熱的液體,他一次也沒有望向修司,那會令他顫抖不已。

修司粗魯的將雅的褲子扯下,雅不知道他想做什麼、至少在他掏出陰莖前還不知道。
他將雅的學校制服扯開,露出兩點紅暈,然後用力的掐捏亞的乳頭,並一邊褪下內褲。

『住手!』

雅幾乎要喊破喉嚨,他深深陷入絕望、而他從沒料到、當初那個對他伸出手的、溫柔對他微笑的爸爸,現在竟是這種模樣。

修司將他的下半身扒的乾淨、只剩上半身的白色襯衫,他粗魯的將手指進入,
他有些不耐煩,在雅的臀部上吐了口水便抹開,雅開始害怕的發出混亂的呻吟,而那更讓修司興奮,
他在自己的陰莖搓揉了幾下便抵在雅的穴口、試圖進入。


『別那麼做!』

雅沙啞又虛弱的求救當然不會因此讓修司停手,不管他再怎麼掙扎、也比不過身材高大壯碩的修司,
修司將雅的雙手壓在兩旁,他一股勁地頂入他寶貝兒子的屁股內!那真是無比的快感,

他甚至忘了自己使用暴力對待雅的真正原因、現在的他只知道他要傷害、他要狠狠的傷害眼前的孩子,
他要他嚐到如同身處地獄般的痛楚。

修司使勁地往雅體內頂,雅已疼痛到無法開口求救,只是趴在床上顫抖著,他的呻吟夾雜著啜泣聲,
修司又更硬了,在抽插的過程中他簡直就像要升天一般、呼吸變的急促,


他未曾和男性做愛過,還好寶貝兒子的屁股沒有令他失望,這甚至比和女人做愛還要更舒服,

一方面得到快感、一方面他又能洩憤,這不是挺好?

修司揚起嘴角,他拼了命的往前頂,陰莖被濕潤而溫熱的甬道擠壓,在窄穴中進出,
他的手不忘掐捏雅那可愛的粉紅色小乳頭,

這孩子才十三歲啊!而他擁有比女人還要棒的身軀,修司彎下身驅、硬是將雅的臉扳向自己,
然後用力的親吻他的薄唇、陰莖還是不斷地來回抽動,他實在是太過於舒服,於是發出了低吟。

「你這婊子可真舒服啊...」

修司大聲的喘息,雅只是微微的抽蓄,一邊呻吟著、一邊哭泣。


「其實你還不錯嘛....呼....」

他輕拍雅的臉頰。

從妻子去世後他就壓抑太久了,一段時間沒發洩,慾望全堆積在身體裏頭,
修司用盡全身力氣衝刺,雅覺得自己簡直就要被他蹂躪到暈過去,

他扣住雅的腰骨,在射精的一瞬間將陰莖抽出、射在雅白皙乾淨的臉龐上。

「這是你償還我的唯一方式」
修司丟下這句話,他穿起褲子並將房門甩上,然後只聽見大門關上的聲音,爾後一片死寂。

雅輕撫著紅腫的穴口,觸碰到滲出的液體、是血,他的臀辦受傷了,然而他無暇顧及,
儘管很累、他還是撐起身子,瞥見了身上密麻的印記,從胸口到下腹部,
雅垂下眼瞼、又落了淚,他緩緩拾起床上散落的衣物,

就像被風吹拂的枯葉,他顫抖著徬徨而無安全感的身驅,而淚水從沒停過。

他拿了換洗衣物並進了浴室,開啟蓮蓬頭,溫熱的水打落在那些零碎的傷口上,
儘管痛,他也不顯於表面,只是大力的搓著那些痕跡、那些彷彿是證明汙衊的印記。

突然間,他想到龍也,
那雙有力而溫暖的大手與雙臂、還有總是溫柔的凝視著他的那雙眼、那個眼神、輕柔的口吻,

龍也總是對他溫柔...。


不過,不能讓龍也知道。
他回想起繼父離去前最後一句話。

「這是你償還我的唯一方式」

如果這樣可以還給繼父一些什麼、好來彌補媽媽的死,那他又有什麼資格對龍也求救?
如果、如果這樣真能替他減輕一些罪惡的話....


雅緊咬著唇,若真的能償還,那他會選擇贓默。
[2010/12/04 04:04] | Borderline | 引用:(0) | 留言:(2) | page top↑
<<第四章 | 主頁 | 第二章>>
留言:
修司真是禽獸啊
擅自將自己的痛苦加諸在他人身上
行為上的殘暴與內心上的殘忍
透過雅的哭喊
感覺就像是要撕裂內心一樣
如果我是龍也
那也將是痛不欲生的感受吧
[2011/01/29 01:14] URL | 楔 #-[ 編輯] | page top↑
唉 修司哪有想那麼多呢
他已經扭曲囉

龍也也很辛苦呢
[2011/02/01 12:11] URL | たか #-[ 編輯] | page top↑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ina5859.blog127.fc2.com/tb.php/100-5af3e97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