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雅請了一個月的假。

龍也辭職了,沒有任何猶豫和遲疑,
他在結束筆錄與一連串複雜的問題後便回到家裡替雅整理行李;

雅必須住院,龍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工作,必須待在醫院照顧雅,
儘管如此他沒有太多的不耐或什麼,

他深深地感到愧疚,對雅。

修司在後來失蹤了,很明顯地是知道事情被揭穿了,
他大概壓根沒想到龍也居然會報警,還以為頂多是龍也帶著雅消失一陣子或什麼,
畢竟他在多次對雅的暴力中,可以多多少少察覺出一點,

龍也除了阻止修司外,並非真正的恨他,

也許,他猜想,在龍也那充滿防備的眼神中,還藏著一點修司可能變回和從前一樣的希望,

儘管只有一點點,龍也還是不曾真正憎恨修司,
然而他錯了,達成交易的那群流氓在結束後,不到半天,馬上打電話來對修司破口大罵,

電話被警方接過,修司察覺不對勁,他將手機丟入郊外的水溝內,搭著新幹線到了箱根的老家,
收拾一些簡單的行李後便離開了箱根,然後再也沒人看見他。


龍也輕觸雅嘴角的傷痕,看著雅蒼白而虛弱的模樣,他想他是真的很難過。

店長在收到辭呈後便露出失望的表情,自己那麼重用的員工到頭來還不過是顆爛草莓。


當然龍也不會多說什麼,也沒有任何必要向上司解釋為何辭職,

難道要說因為我弟弟被一群流氓幹了並且身受重傷,所以短時間內沒辦法回來上班嗎?


他要怎麼開口,如此慘不忍睹的遭遇發生在雅身上,當雅用冰冷的手抓住龍也,要他不能說出去時,
龍也真的心碎了。

他又再一次的感受到自己的無能為力與失格,
當醫生發現新傷底下還藏著些許舊傷時,龍也當場情緒崩潰,


他為什麼會不知道,雅默默地承受著修司的暴力,不願說,承受了那麼久,


而他還傻傻地認為修司改邪歸正,一次比一次鬆懈警覺心,他怎麼能夠如此的天真、殘忍!

他的無知就像利刃一樣,藏在看不見的地方持續地傷害著雅,傷害了那麼久!


雅的眼神越是黯淡,龍也就越是無法好好放下他,
他們之間仍是有著無法切斷而相當堅定的牽絆,

像是繩索繫住般將彼此束縛著,彼此卻也都心甘情願。


一股無法言喻的情感在多次災難中又崁的更深,
但陰鬱而灰暗的濃霧還是籠罩在兩人的世界揮之不去。

他們都不快樂。



雅漸漸地痊癒,當他在盥洗時總是會刻意地避開浴室內的鏡子,
不願意反射出身驅上的骯髒啊。

他不能面對,長年累積在他身上的不堪與污穢,
當龍也擁抱著他時那樣的污穢又更為鮮明而刺痛著他,

偶爾會莫名的鼻酸,


他不希望龍也對他的關心與保護是出自於同情。


日子一久,他們慢慢地開始習慣兩人的生活,龍也選擇了一份白天便利商店的工作,

時間一到就載著雅去上學,一下班就回到家替兩人準備晚餐,準備完就到學校去接雅,


日子還是要過,他不能就這樣停在原地滯步不前,仍是有個目標,
未來能帶著雅一起離開這個地方,這個總是一再地發生災難的場所。




雅也到了對於情感敏感的年紀,
他不會不知道自己對於龍也的依賴與在乎早超過兄弟之間情感的範疇,

偶爾龍也神情愉快地用電話和友人聊天,雅會詫異於自己忌妒而不悅的情感...不該這樣的。

龍也可是他的哥哥呀。


無數次在夢裡,龍也的溫柔與笑容令他沉醉,

一個擁抱就能令他忘記一切的不愉快,
一個溫柔的吻就能使他感動的快要心碎,

那樣的體貼與溫暖從來就只有龍也能給他;

夢境與現實的差別也不過就差在於現實中龍也所給予的愛僅限於親情間,而非愛情。


雅越來越困惑,有一股很淡的慾望在夜晚時持續醞釀著,

他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如此違背道德的情感,越過了邊界線就持續在迷宮裡徘徊。


偶爾在夢醒過後,雅會發現下體一片濕溽,他羞赧的進浴室清洗,
見到龍也後就紅了耳根,他不知到要用什麼表情去面對龍也;





實際上,他有點痛苦。

[2011/01/23 21:30] | Borderline | 引用:(0) | 留言:(11) | page top↑
| 主頁 | 下一頁>>